石 灵

Chapter Five — 石 灵

消散

  山间的日子,过得悠长但也像云被风吹开一般,转眼便消散了。长久到小羽都已经习惯了在梦里待很长时间,对其中各种神迹一般的变换都已不再疑惑。小羽也问过奶奶,但除了黑影和屏障的事情,奶奶解释说那不过是做梦罢了,还告诉小羽可以在梦里面想其他想看见的东西,都能实现的,那时候小羽眼睛里有不一样的神色在闪动,奶奶也看见了,可到口的叹气又被压在了心里,奶奶只是笑着抚摸小羽的头

  小江羽试着在梦里面幻想两个熟悉却又陌生地真实的两个词:爹亲,娘亲。这一切在这个如此真实的”梦”里都显得那么地虚幻,小羽仿佛看见两个一身素衣的男女在不远处的河边并肩同行,河边的风荡起白衣,别在腰间的佩剑若影若现,男子并没有想象中旷世大侠的风范,但带着一股出尘的气质,低头望向旁人的侧脸柔情似水。女子如河水般青色的衣裙,两鬓的青丝垂到半腰处,明亮的河水里能看见她发着光的笑颜。明明很静的景,却在两人的行动中显得诗情画意,生动了起来,温情在弥漫,画里的人却没法看到有一个孩子在默默地注视着他们,眼里已经塞满了不断往下流的泪水
  真的是你们吗?
  爹亲,娘亲

练剑阁

  转眼间冬天都过了近一半了,小羽上山的路都变得异常地湿滑,但对小羽来说,从小到大在坚持的事情就是每天去山上练剑。奶奶故事里的爹亲是一个举世闻名的剑侠,一衣一剑云游四海,救世间疾苦,行侠义之道。小羽想成为父亲那样的人,就为了将来有一天能够骄傲地站在父亲面前,并肩作战。自那以来,小羽一直都坚持每天清晨几里的山路,去一处名叫练剑阁的所在练习,那边的建筑都已经荒废,只剩下一块大石碑上刻着的深约几寸的”剑”字看得出曾经的此地辉煌,门口的牌匾早已经掉落腐败得不成样子,但在内中有很多的壁画和剑石,小羽平时就是照着这些挥动着自己的小木剑,刚来的时候总是站不稳,还会在跌在蛛网和灰尘里面,现在练剑阁中心这一地带都已经被江羽走得滚得干干净净,毫不谦虚地说这也是几年来的成果之一

  这个石壁上的剑谱名唤《诗仙剑序》,传闻是一位剑仙名唤李太白所传,江羽看壁画上的介绍也只能看到部分,其余的字均已模糊,大概也是几行诗,“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江羽并不知道这些诗的前后文是什么,也就只大抵看懂字面的意思,自然地觉得很有大侠的意味,天下论谁都挡不住我前行的路,就像自己的决心,谁都不能阻碍。小羽开始只是照着石壁上刻画的模样,呼哧呼哧地学着动作,尽管每次都会很累,但长期以来只是学得其“形”,却没有进一步的理解,比如一闭上眼可能就会不知所措,那些招式会混作一团出现在自己的脑子里,毫无章法可言,也就没法作为真正的”武器”。小羽只觉得自己笨,这也是他愈发来的频繁的原因。

  小羽偶尔也会躺在一堆石壁画围绕的中心,两只手向后交叉着支撑着小脑袋,等待红色或金色的阳光透过屋檐,慢慢地铺满他的脸颊,这时候的江羽会不自禁地歪歪头,就能看见自己长长的黑发,闭上眼,”奶奶你的头发为什么这么白呀?就像雪一样美丽”

石灵

  这天江羽在练剑中途休息的时候,浑身上下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像有什么东西隐在暗处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灵谷虽然环境很美,但不知道为什么,江羽从小到大都没见过什么其他生物,也就对这种窥视的感觉异常敏感,让自己很不自在。江羽朝着屋外吼了几句,却只听见回声,回过神来后还是觉得有不同往常的地方。江羽愣神之际,抬头看着壁画,但这一次他没有只是看,凝视片刻后,上前沿着石壁走了一段,然后突然朝着面前的石壁画张嘴道
  “你是…. 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