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云记 叁

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过往

给未末的信

  亲爱的未末,好久不见,你还好嘛

  这句话说出口,并不像是询问的语气。我心里在想,该怎么去把这句话念得通顺呢,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和口吻,才能不像是现在的道歉呢?
  
  哦,对了,未末你今年是多少岁来着?21对吗,恩,对的,你会永远停在21岁那一年,然后看现在的我长大,一年又一年,还是带着担忧和不屑的神色。可我,作为曾经你最好的朋友,会慢慢离你越来越远,最后彻底忘记有过你。但到最后,你一定会和我一起面对死亡是的吧,你会出现,和我一起走完最后一段路的
  
  让我来回想当时的你是什么样子,你有几个故事在写,有一些新奇大胆的想法,抱着对未来很多很多的憧憬和幻想。你是个很美丽大方的女孩子,生在温润的南方小城,但你自小便不爱说话,不像很多南方女孩会撒娇,惹人喜爱。你会固执地把头扭到一边,再也不去看令自己烦心的事情,会去操场上疯跑,让不长不短的头发在风里尽情跳舞,你不会去party,那不是适合你的地方,书架上的几本新书,和报刊亭的新杂志,就是你所有忙绿的生活。你有一个好朋友粒粒,她很cool,经常买各式各样的牛仔帽,在迎着太阳的地方一扣,熠熠生辉。你很爱她,你们一起去过冰岛,台湾,新加坡,澳大利亚,说是约定在互相没有结婚之前要一起去过这世界上所有最纯净的地方。朋友人都会叫你沫沫,你对这个名字哭笑不得,但还是接收了朋友们的爱。画面切到这里停了,因为后面的就是分离,我再看不见那个你了,在我心里面骄傲,勇敢的你。你说你不要只是在梦里面了,于是,就这样说了再见
  
  其实我不知道我到底认识你多长时间,也许很久吧,以至于直到现在我还会常常想起这些故事,但再久也就不过那一两年,自我变成一个爱做梦的人开始。我一直在想,故事如果真的一直继续下去,会不会就真的在历史的某个时间发生类似幻想中的场景,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假设,也不知道怎么去怀疑。我唯一想的是趁我还能继续编造的时候,把一切幻想得更美好一些。比如说我还能见到你,我亲爱的沫沫   
  

你最亲爱的 — 听云

  我真的太久没有构思过什么东西,现在想到的词语都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将它们拼凑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即便我有千万句想说的话,但我是一个失语症患者,永远吐不出自己想要说的话。放弃一样东西真的是很简单的,就算你坚持了无数的日夜,放弃却只是一个质变,过往的岁月都可能像是累积到质变那一刻的量变的累加而已,而不是什么所谓的刻骨铭心和不忘初心,到那个时刻,所有的过去的日日夜夜只不过是否定自己的理由和证据罢了。你唯有不带任何包袱,不带任何杂念去爱一件事情,才不会觉得它是一种需要坚持的事情,恩,那是爱


  像我这样平凡的人
  像我这样孤单的人
  像我这样庸俗的人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像我这样迷茫的人

  很久没有关注谁谁谁发了新歌或什么新生代的歌手,在我自认为早已经丧失了对歌曲的感知性,很久以来都把听歌当做隔离外界干扰的人,却在无意间听到一个叫毛不易的人。听完这几首歌,却想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带着一股无法言说的无奈
  唔,鼻子一酸,哈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我能敬给谁呢?
  敬给那些手里面还握着过往的人吗?
  我是个没有过往的人,靠别人的过往过活,过去已成灰,我努力想摆脱那些无休止的循环和清醒,把自己沉在梦里
  梦里我告诉自己,也许我做什么事情都做不好,那就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

  歌词还有后半部分

  像我这样傻的人
  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