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更远的以后,少年回想起这些最平淡的事物,都是令他思念到骨髓里的东西

故乡

前一阵奶奶和小羽从山下换置了一些物品,也就意味着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可以不用再下山了,小羽从小和山水作伴,自然不喜欢吵闹的市井杂闹,所以现在的生活倒真的是无忧无虑。奶奶也任小羽到处去玩耍,但每在出门前都会叮嘱小江羽早点回家,刮刮小羽的鼻子,小羽点点头,做个可爱的鬼脸,蹦蹦跳跳往山林中跑去了

最近的日子恢复了往常的平静,早起练剑,然后回到小木屋陪奶奶,听奶奶讲故事,累了就小跑回屋里睡觉,晚上在漆黑的夜里听着水流声,看着不远处的瀑布反射的银芒,或者在明亮的月光下抬头望向漫天繁星

小羽不知道什么叫做思乡,因为他还没有离开过灵谷,小羽只是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如此亲切得让人无比安心,像抱着自己回屋的奶奶的怀抱一样,是想永远留住的东西

在更远的以后,少年回想起这些最平淡的事物,都是令他思念到骨髓里的东西

最近小羽身上发生了一些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怪异事情,梦,好些日子小羽都在做噩梦,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有一个黑色的身影追赶着自己,任自己怎么逃跑都在其身后。但那黑影却好像和小羽一直隔了一道屏障,小羽能模糊地看到那身影的面孔,甚至能感受到它在吼叫,以及那些愈发歇斯底里的情绪。可小羽却隐约在其中感受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加之黑影始终不能突破那层屏障,小羽也慢慢不再畏惧,甚至还在伸出手向着黑影探过去,这使得对方更加愤怒,小羽便不再这么做了,只是在梦里看着黑影,也不逃跑了,大多揣着脸观察着对方的神情。而黑影慢慢地也变得不再疯狂乱窜,但依旧表现出狰狞的样子,想要突破屏障。就这样,一人一界,小羽习惯了这个总在自己梦中出现的东西.

你是谁?小羽好奇地向屏障那端张开嘴唇问道

小羽知道自己现在在梦境中,但奇怪的是他和清醒的时候几乎没有丝毫区别,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好像一切都在发生着,只是到了一个无法和外界联通的地方,眼界所及之处只有这片没有黑夜的白色天地,但一切又都是在梦里才可能发生的景象,比如自己能够飞,比如这里没有太阳或月亮,比如眼前这个无法解释的生物

黑影动了,但不像是在回答江羽的问题,它用像是爪子一样的东西拍击着这道模糊的屏障。但它依旧失败了,并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这个空间的一切都很稳定,就像一座无比坚固的牢笼

看着黑影如此暴躁,小羽有点自责了,但不清楚对方要表达的是什么,于是只能靠近屏障,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对方也沉寂了下来

屋外风吹过,和往常一样,同样寂静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