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花雷藏--金光同人文

白夜晓时

幼时

我的名字叫立花雷藏,自小和母亲在一起生活,母亲是个浪漫的小女子,从小跟我诉说着家族的骄傲,身为立花一族的男人,你一定要正直勇敢,守护家族的荣耀,以后要成为东瀛霸主,随后便捧着花笑道,“即便还是我的小宝贝”.

虽然我从小都不知道自己的使命,但我知道身边有两个女人,我需要变得足够强,才能保护她们。对了,我还有个可爱的妹妹,叫立花樱

遇见咲那一年是意外吧,对,对我的整个人生都算是意外,那年我清晰地感觉这世界上多了一个我要保护的人,无比特殊的人.

雪夜,我在山庄外的山林中捕狐狸,冬天太冷,想为母亲添置点保暖的皮衣。但狐狸太过狡猾,我设下的陷阱都被它们躲过,却总能把我在陷阱里放的肉给偷走。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远处出现了一抹红,我心想这么大只狐狸应该能给母亲和妹妹都做一件外套,于是决定赌一把,把余下的肉都放置到最后的陷阱中,其中多放了几个大铁夹。于是躲在巨石后面,等待着猎物进笼
之前就是因为不够耐心吓走了几只白狐,这次我决心等到最后。在我快忍不住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少女呼救的声音。我回头,一个红色衣裙的女孩子正在我的陷阱几米外的地方尖叫,笼子里赫然有一只白色的狐狸,但大腿被刺破了,留着鲜血。我赶忙冲过去,一时欣喜,却忽略了在一旁的女孩。终于在我伸手去开陷阱的时候,女孩不满地抱怨到:“你看不见我吗?哼…” 我抬头望着这个在我生命中第三个出现的女人,气鼓鼓的脸上全是赌气的神色,生气地和我对视着,我突然觉得这个女孩有点可爱

“你为什么出现在这?”
“我和我的家人逃难到这里,走散了,我找不到他们了…..”,女孩略低着头
“走,我带你回家”
“你?你能….”
“我叫雷藏,立花雷藏”
“我叫望月咲”

那大概是最幸福的几年,我把咲带给母亲和妹妹看,母亲欣喜地抱着这个粉红的小女孩,像是看见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不断地夸咲是个美人。后来咲和我们生活在了一起,一起在山庄外的树林玩耍,一起在夜里躺在房顶上看星空。我没有完成允诺带她回家的约定,但起码在这里我能保证她不被仇人追杀,可我始终心有愧疚。听说那是一个叫 西剑流 的组织,于是我每隔一段时间会出远门帮咲查探她亲人的消息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把咲母亲和弟弟被杀死的消息告诉了她。我从来没有见过女孩哭,但那天咲在我的怀里哭到数次晕厥。我只能把肩膀借给她,让她打,让她哭,让她难过
咲清醒的时候,眼神散出一丝丝不寻常的冷冽,但瞬间变回了通常的模样。她提了告别,说要离开这里,她是 百目忍族 的人,现在家族就剩她一个直系族人,那里需要她. 我拦住不让她走,她大声嘶吼:“你能打败西剑流吗?你能为我报仇吗?啊?….”
我沉默,胸口像堵了一块无比巨大的石头
咲用力推开我
“如果你不能帮我报仇,别再来找我”

失败

“我是血扇流的未来门主,我不能输”
“那个人是咲的仇人,我一定要赢,杀了他”
决斗前我都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刻都不能松懈练习,手破了脚破了,依旧要练,流血也不能停

在我看见那个人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咲推开我的那一天,我的心无比地痛。就是他让我失去的爱的人,就是他,杀了咲的家人,我的杀意弥漫在四周
而那个叫赤羽的人却一丝一毫没有杀气,只是从上到下地看着我,即便是疑惑也只是一闪而过,像是在试探着什么
“你是血扇流的少主?赤羽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何?”
“你纳命来…..”
随即我吼叫着向他冲去,手心积蓄的力量包含着几年的不甘和努力

我望着对面这个男人,我的力量在他面前简直渺小的不堪一击,我擦擦嘴边的血,还想再试一次,但他眼神一眺我身后的某个地方,像是懂了什么,转身离开。我的余光看到了身后的林中有一个红色的身影…..

咲,是我太弱…
对不起

改变

不知道为何,我和赤羽决斗的事情传到了江湖上,甚至到我那个至今未见过面的父亲耳中。我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但知道血扇流在这个男人的铁血经营下已经变成东瀛的一大势力,心想他必定不好应付。我忐忑不安地等着这个“父亲”的问罪,无论怎样也想不到等来的结局

“我给你两个选择,你和这个废物只能活一个”
“不,你别碰孩子,我……我愿意去死!”
“母亲!不…..母亲!”

血染红了花橱,那是母亲日常插花的地方,她总是笑着在这里和妹妹和我打趣。他抢过“父亲”手中的刀,带着和往日一般的笑插入了自己的腹中
“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
“照…顾好樱…..”
“不……”
我撕心裂肺地怒吼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 啊 …. 呜….”

“废物,你运气好这次有人替你去死,血扇流不允许失败,下次再失败,我会亲手要了你的命”
“就因为我是个废物?母亲就要死?”
“就因为我是废物?咲要离开我?”
“就因为我是个废物?亲生父亲要杀我?”

我抱着旁边发抖的樱,我知道我当时的目光是让人害怕的,却还是假装轻声地说
“樱,不怕,你还有哥哥,我来保护你!我从此发誓”

血扇流

“八雷禁绝,终究太过刚烈,但今天能把你杀了,是我这辈子最痛快的事情,废物….”
我咳出一大口血,擦干后对着地上的人嘲笑着
瘫倒在血泊中的人也笑了
“不愧是我的儿子,和我多像,血扇流有你,我可以安心死了….哈哈….”
“不,你不配做我的父亲,你只是一个废物…”
随即又是一脚踩在地上人的脸上
“你再怎么说都没法改变事实,你就是我,你和我没有差别….哈哈….”
”你以为你这样我会心软吗“
漫天的雷电尽数劈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我化作狂暴的雷神,让四周都倾听我的愤怒…

千鸟鸣,狂雷働,白夜晓时,战天血不终

我,立花雷藏,正式成为血扇流新任门主,从今天起,西剑流就是我们的死敌

幻姬童子

这是我遇见的第四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不老族,由于自己的面貌,在人世间总是受到欺凌,我看见她被一个男人欺骗和抛弃的时候,像是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于是我把那个男人杀了. 我把她带了回来 ,因为她的异能对我练功所造成的反伤有帮助,并给了她一张新的脸,给她取了另外一个名字:幻姬童子。告诉她:”你以后只能为我卖命“

我看得出这个女人看着我时眼中的不一样,但我不会再对任何人动心,因为我已经有了咲
我的心里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变得更强,直到咲会认同我的强大,再回到我身边
一厢情愿是一种很要命的东西,直到后来我死,我才发觉

我知道这一次再没有回头路,为了咲,我能堵上自己的所有,就算是命

“胧三郎,放人,东西我给你带来了”
“咲,你快走..”
“可是,你….”
“我说过,我要带你回家”

“你放她走,可你自己还能活着走出这里吗?” 对面的人不慌不忙地说道
“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走,我只有一个问题”
“说”
“我在想能有几个人能活着走出这里?”
“哈哈,我敬佩你的勇气”
“少废话,杀!”
“吾,允你公平一战”

这一战,周遭的山谷都被移平了,整个峡谷内都充斥了雷光,我用尽了全部的气力,甚至不惜抛去肉身,以完全雷化的形态去战斗,但对方是妖族千年的领袖,我终归还是倒下了
我可以死,但是我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去死,因为我是立花雷藏,我是立花一族的骄傲,我不能失败,我要一直战,一直战….
我拖着已经残废的身体,在双眼模糊快要倒下的时候,却在林中看见了那一抹红色的身影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咳咳…..”

只笑人间本无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幻姬和樱,他们一定在等我回家吧
我从母亲死的那一年就没有了眼泪,我脸上的一定不会是泪,是血吧
“哈哈哈….”

千鸟鸣,狂雷働,白夜骁时,血雷亦至终